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老娘是不可能被一朵白莲上的(6)

谢谢你们看我的小破文(鞠躬)
终于确定关系啦
   
 
 
 
————————————————————————
(6)表白
 
 
那晚之后富察容音再也没见过高宁馨。

第二天起身的时候只剩一摊凌乱被褥的时候她就料到了这一点——只是没想到这一不见就是一周。第一日没见到时若有若无不甚在意的思念犹如毛线般不断缠绕,时至今日终于膨胀成一颗沉甸甸的毛线球压在心尖上。

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一周了,她闭上眼睛甚至还能记得那一天高宁馨的每一个反应,就像是用刻刀刻在脑子里,甚至每一个毛孔汗毛吐露的气息都仿佛近在眼前,指缝间仿佛还残留着那天进入时黏腻色情的触感,一切的一切都让富察容音感到折磨。

她发疯似的想念那个总是高傲的来挑衅的高宁馨,但又固执地把这种想念划归到那场糊涂性事后的愧疚上。
 
 
 
 
“璎珞,你知道高总监最近去哪了吗?”终究问了出来。
“高总监?好像是生病了,听说不但请了病假还把攒着好几年的年假一起请了”刚刚转正的实习生表情灿烂地诉说着并不灿烂的消息,快乐根本不加掩饰地散发出来——事实上这也是这一周广告部整体员工的气氛状态。

见不到黑山老妖的日子简直太棒了。
只不过这对富察容音来说完全是相反的感受——生病?!年假?!罢了,还是去探望探望吧。富察容音心不自觉地揪起来,很快就下了决定——自己去找高宁馨。
 
 
七拐八拐地终于从人事经理那里拿到了高宁馨家的地址,顶着李玉八卦的眼神,她只能干巴巴地解释说出于同事爱看望一下小高总监。死胖子眼睛里挤出贼贼的光,看得富察容音心里发虚。

车开的要飞起来似的,富察容音一下班就奔到高宁馨家的小区,想了想又折去超市,出来时候手里拎了两斤妃子笑。

富察容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没有走快,心脏却跳的那么烈,带着莫名的紧张和小芽似的欣喜,顶破泥土在心里就那么冒出来。

她敲了敲门。

并没人应答。

复又使了些力气敲了敲。
终于一声熟悉的声音隔着厚重的门板飘入耳里——
“放那儿走吧,我自己拿。”中气十足,不像是生了病的样子。富察容音稍稍放下心,
高宁馨这么做怕是单纯地想躲着自己了,这么一想心里又划过一丝难过,却并没被察觉。

哒哒哒,拖鞋踩着地板的声音,富察容音不自觉地把身子移到猫眼能看到的范围之外。

咔哒,门开了。

高宁馨觉得自己可能是宅家里久了出了幻觉,怎么就变出一个大活人,还是这几天一直躲着的那位。

“高宁馨。”
“富察容音??”

原来不是幻觉,高宁馨手脚利索地准备关门,不想富察容音更狠,直接把手指按在门框上。

终究还是对那葱白手指下不去手,门快关上了,力道却弱下来,又被富察容音拉开。

“你还要做什么,富察容音。”高宁馨索性甩甩手不管,转身回到凌乱沙发上,身体微微坐起,目光从没营养的电视剧挪向富察容音的脸。

富察容音稍微打量了一下这个房子,倒是不大,配色装饰倒是别致,装潢带着戏剧般激烈的冲突感,黑白为主,沙发和一些隔断处却用了对比十分强烈的正红和或深或浅地绿色来装饰,餐桌旁巨大的花瓶里插着两支铁艺的枯荷。

“听说你生病了,来看看你”她回过神来。
“嘁,别骗人了,来看笑话直说。”一个经典的翻到天上的白眼,富察容音突然感受到一丝神奇亲切感,但终究是有些难堪的。
“我不是...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而已” 高宁馨的态度就像是竖起全部武器的刺猬,琥珀色的眼睛里充斥着防备,随时准备防御。

富察容音的脸上写满歉意,高宁馨看着那张脸,只能想起上周在富察容音家的经历,带着这样的表情.....
怕不是个大猪蹄子来道歉说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话拍拍屁股一身清白,倒是很符合这个白莲花的人设,呵。

“富察容音,如果你是来道歉的话,请你马上离开我的家。”柔软的唇瓣一张一合,吐出来的话却带着冰碴子,把心脏扎的生疼生疼的。

“高宁馨,我们谈谈。”富察容音低头放下荔枝,掩盖掉那一丝突然的难过表情,关上大门进了屋。

“富察容音,我再说一次,如果你是来道歉的话,现在,立刻,马上离开我的家。”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自己,满脸的认真神色,这样的高宁馨突然又变得陌生起来,富察容音想拿出平日里的面具,面对着这样一双眸子,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事情又向着不可控制的地方滑去,一个疯狂的想法从心底钻出来。
不然就,在一起吧。
这是今天见到高宁馨前从未有过的想法,仔细想来,第一次在工作上偷偷做小坏事,第一次怼人,第一次跟女人上床,第一次疯狂地思念,第一次想和一个人在一起,一切的一切,好像都与高宁馨有关。

她会拒绝吗。心脏剧烈的跳动,富察容音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嘴唇。高宁馨的身体微微后退了些许,像只警觉的鹿。

富察容音长腿一迈走向沙发。

“你干嘛?”高宁馨已经后缩到后背紧贴着沙发靠背,显而易见地无法避免两人瞬间拉近的距离。

或许并不像是鹿,更像个傻狍子,知道危险不知道跑。
富察容音在心里偷偷地想。

她在高宁馨面前站定,一坐一站的姿势让高宁馨被迫抬起头看着她。
“我今天来,不是来道歉的。”
“哦?你做的事情还不够过分到需要道歉的地步吗?”倒又成了她的理,富察容音有些哭笑不得。
“高宁馨”她正了正脸色,坐着的人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示意在听。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酝酿许久的话终于经由声带的震动,散布到了空气中,心里的忐忑像是格陵兰岛的高耸的冰川,随着这句话的出口,遇到变暖的海水一般轰然融化崩解。
只需要一个高宁馨的最终宣判,她做好了准备。

“啥??”本来心里那点儿委屈和难受被这句话炸得粉碎,高宁馨从来没想过富察容音能说出这么一句,她印象里的富察容音永远都不会说出这种叛逆的话。

“富察容音,你脑子是不是真的发烧烧坏了?侬脑子瓦特了哇?”高宁馨现在甚至希望下一秒富察容音笑出来说是逗她玩儿,可是富察现在的表情还是那么认真。

黑亮的眸子温柔而坚定,目光里温度和平时截然不同,

很不适应,高宁馨对视了几秒眼神便开始游移,嘴唇微微翕动没有声音,耳尖却悄悄染上了艳丽的色彩。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富察容音的灼热目光简直要把她烤熟了,她现在十二万分地想逃跑,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外卖小哥充当了这个事件的英雄。
“我去拿外卖”高宁馨如蒙大赦般从沙发上弹起来,拖鞋都没穿几步跑过去开门拿了外卖。

“富察总监一起吃点儿吗?”高宁馨把外卖放在茶几上,努力做出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
很显然富察容音并不吃这一套。

“高总监,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依旧是炯炯的目光。
“这家私房菜真的很不错,一起来尝尝吧”依旧不搭话茬。
“高宁馨!”富察容音终于失去了耐性,高宁馨长久的回避简直就是漫长的折磨,她蹲下身,手臂撑在高宁馨身体两侧,像是把高宁馨整个抱进怀中一样,鼻子几乎贴上她的脸。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高宁馨”
“怂了你直说”
“谁说我怂了?”话一出口高宁馨就想打自己一拳,就看见那个人笑的像个刚吃到鸡的奶狐狸...

懊恼的小表情被看了个清清楚楚,以防反悔,富察容音决定做点什么。

“唔!”樱色的嘴唇被同样柔软的嘴唇堵住,是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怎么还有点甜丝丝的。
 
 
  
 
 
 
不对啊,我还没答应呢,怎么就,怎么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