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老娘是不可能被一朵白莲上的(4)

昨天手机壮烈了(இωஇ )
明天考试桂芬保佑我通过鸭
终于快到肉了!!!!!
 
 

  
——————————————————————
(4)同床共枕
 
 
 
四开门的大冰箱里翻来覆去也只找出几样东西—— 五六块鸡胸肉,一打黄瓜,一大块嫩姜,各式快餐料理包 还有一袋放在冷冻室的免洗大米....... 神奇的操作,高宁馨在心底又暗暗鄙视了一下富察容音的生活品味。看了看各种料理包的日期,果断塞进垃圾桶。

正好也饿了,鸡丝粥是个不错的午晚餐。
鸡胸肉洗净逆纹切丝,放盐,胡椒,料酒,生抽抓匀腌制,姜切大片备用,小锅坐水烧开,放冻米煮十分钟,冻过的米很快开花,整锅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稠,同时发出阵阵米香。下姜片鸡丝煮熟,少许盐调味,起锅盛出。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高宁馨满意地给自己打了10.0分,甚至做了一个体操运动员完成动作后漂亮的‘Y'形谢幕礼。

“你在做什么?”

一声带着虚弱的疑问成功让高宁馨原地石化。

自己发神经病被死对头看见了怎么回应,急,在线等。
瞬间收了动作,高宁馨仔细看了看地面,富察容音家的装修很好,地面平整光洁,没有地缝让她钻进去,
于是陷入疯狂尴尬的人只能露出了一个虚伪至极的假笑

“富察总监点的鸡丝粥,快来尝尝我做的怎么样,呵呵呵呵呵呵”

“高总监真是贤惠呢,不过我要的拍黄瓜呢?”富察容音笑起来,温柔娴雅的脸上透出狡黠的意味。

“我忘了做,瞧我这记性,呵呵呵呵呵”被那双弯弯的笑眼一看,高宁馨突然感觉背后一冷,只能乖乖照做。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高宁馨决定先记小本本上。
不到十个小时的经历,高宁馨觉得自己简直在实力演绎表情包式记仇。
 
 

富察容音吃着鸡丝粥,看着高宁馨拍黄瓜的背影若有所思

好像从来就没有了解过她的这一面,她搅了搅碗里的粥,又喝了一口。姜片的味道存在感很强,显然是因为自己感冒特意多加了的。

高宁馨一直把她视为死对头,大家一直都以为她对这个态度是无动于衷的。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人以何对我,我以何报人,她又不是圣人,高宁馨既然看不惯她,她自然不会待高宁馨一视同仁,包括这次要来魏璎珞,绝非仅仅的,大家认可的她要保这个能力出众的小实习生,更重要的目的其实是让高宁馨吃个哑巴亏。
对于人情事故非常不敏感的高宁馨意外的能感受到她对她些微的敌意,她相信这更趋向于什么女人的第六感或者野兽的直觉。她自觉博爱面具带的足够牢靠,对高宁馨做的事也都是些蔫坏蔫坏的小小手脚,主要目的就是让高宁馨脸上出现气急败坏的表情——

富察容音不得不承认这是她的人生乐趣之一。

用那种挑逗一下整个后背的毛都竖起来的小野猫形容高宁馨再合适不过,不过今天她已经用逗猫杆戳了几次了,

今天怎么就不挠人了呢?她心里默默地想,甚至开始怀疑家里的风水。

高高扬起的菜刀大力地拍下,黄瓜发出清脆的呻吟声。背对着她的人显然很生气,但是拿黄瓜泄愤未免过于可爱了些。

“拍黄瓜!”装着脆爽蔬菜的盘子重重地落在面前。
嘎吱,椅子和地板亲密接触发出凄厉的惨叫,高宁馨坐下了。
“吃饭!”今天的主厨气哄哄地宣布自己开餐,富察容音突然想摸摸她的头毛,肯定炸起来了。
 
富察容音觉得自己浑身散发着对流浪小野猫的善意,但是高宁馨可不这么想,感冒的富察容音整个人好像都不太对劲儿,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像看一块肥美的小羊排,而且这会儿格外奇怪,

“我头上有东西吗?”
“没有。”富察容音回过神来,面前并不真的是流浪小野猫,是看她万般不顺眼的红颜祸水高宁馨。
“我还没秃,富察总监”高宁馨绞尽脑汁挑出一点错处
“总有那么一天的”富察容音对于这种小孩儿话嗤之以鼻但还是怼了回去。

“你说谁会秃!!”

果然炸毛了,今日快乐源泉(1/1),满意,吃粥。

高宁馨简直要被气死了,面前的人吃着她做的粥,还怼她,一点良心都没有!
“吃吧吃吧,这锅都归你了,撑死你!”气饱的高宁馨走掉了,摸回客房窝进被子里。
不气不气,一天而已,我能原谅一切,平静祥和,世界如此美妙。高宁馨本以为自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建设,却没想到某个没良心的总监还能摸到床上来。

床向另一侧塌陷下去,高宁馨的耳朵动了动,转过身去看见富察容音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这个刺激不逊于把她绑在跳楼机上经历七七四十九次煎熬。

“卧槽你有病啊”气了一天她终于憋不住开骂了

“我有啊,而且,这是我家,高总监。”

“床就赏给你了”妈的寄人篱下真是够了

“谢谢高总监暖好的床~”
高宁馨觉得自己让床这个动作简直愚蠢至极,这个女人不但没良心,脸皮还厚。公司的人一定是眼睛瞎掉了才觉得这种极品女人是什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知性美女,全都是假象!
噔噔蹬蹬,高宁馨穿着拖鞋出去找床。
五分钟后,
哒哒哒哒,紧接着软软的床一沉,有人躺上了床。

富察容音现在不用偏头都能猜到高宁馨是个什么表情甚至在想什么,有些忍俊不禁。
今天真是开了窍一般发觉了高宁馨的可爱之处 。自诩为玫瑰的高宁馨平日其实更像是花瓣都是刺变异而成的新型品种,太过凌厉的气势和不太讲道理的蛮横行事方式让她在同事中落了个黑山老妖的外号。不过扒开刺以后还是挺可爱的,她默默想。

富察容音想不到的大概就是高宁馨心里想的和她以为的,其实完全不一样。
高宁馨反复看着高级灰色调为主的客卧,她觉得刚刚可能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主卧正中间一个巨大的粉色心形水床,其余地方填满了白色的蕾丝和公主粉,高宁馨讨厌粉色很多年,迈进去的一瞬间被铺面而来的粉色风暴袭击的快要窒息。

富察容音的白莲花人设彻底崩塌,嗯,这丫是个闷骚没错了。

评论(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