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老娘是不可能被一朵白莲上的(3)

完了呀,我真的是因为想开车写的这个文吗 
(怀疑人生.jpg)

 
 
 
---------------------------------
(3)被迫同居的一天

 
高宁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富察容音拖回家---从上了车这位就沉沉睡去也不见转醒。
在隔壁邻居家泰迪的汪汪叫声和保安大叔怀疑的目光中扛大米一样把富察容音塞进家门里,高宁馨觉得自己简直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暂且把富察容音安置在沙发上,她打量起这栋房子
独栋小别墅,啧啧
复古实木酒柜,啧啧
现代艺术挂画,啧啧
不错,非常符合白莲花的人设,跟想象的没有丝毫差距。看到厨房的时候,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果然如此的冷笑,锅盖上的标签都没摘,哼哼,完美女人不过如此。

高宁馨很快摸到了一楼的客房,草率的决定了病人今日的休息场所,将床帘和被子掀起,她把瘫在沙发上已经退了些烧的富察容音抱起来,一步一步往客房蹭。

“妈蛋比我还沉”距离卧室三十米。
“老娘就不该搭这个茬”距离卧室二十九米。
“怎么就没管住我这嘴”距离卧室二十五米。
“这笔账我记小本本了”距离卧室十五米。
“富察容音你是猪吗”您已安全到达目的地。

“...我不是”被摔到床上的人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搭话了。
“你装睡很厉害啊富察容音,玩我啊?!”感觉又被玩了一次,高宁馨觉得天使都忍不了了,何况她一个黑山老妖,她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箭步冲上了床,跨坐在富察容音身上,双手扶住富察容音的肩膀拿出琼瑶剧男主的架势和雪姨的气势

“富  察  容  音  你  玩儿  我  呐?!!!!!”

富察容音表示被晃得想吐,并且用行动精准贴切地反应出自己的内心:

“呕”

高宁馨的眼珠子就快蹬出来了,胸前一摊污渍明明白白摆在那里,床上干干净净,为什么呢?因为小高总监胸大。

“我敲里吗富察容音!”旧仇未解新仇又来,高宁馨十分怀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富察容音好多钱,这辈子富察容音才要从生活的三百六十度打压她。顺手把被子盖到富察容音身上,她就冲着浴室跑去。
 
 
 
这个小插曲唯一带来的好处就是高宁馨享受了一把富察容音家的kingsize按摩浴缸,本来打算扔下富察容音就走的人被迫要在别人家洗澡,只是她开开心心泡进热水里的时候才想起来根本没带换洗的衣服,擦身的毛巾当然也没有...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小高同学掂了掂身前的两坨肉,分析了一下觉得甩干不太可能,至于洗完澡没衣服穿,富察容音的衣服倒是能穿,但是找衣服的时候裸奔可不得了,思虑再三,她决定找一条毛巾先暂时用着。

“这条不错”看上去异常干净的宽大白毛巾一下就入了眼。擦香香出去随便找了个宽大套头衫先穿着,bra的问题。。。今晚看来只能住这里了,真是令人窒息的一天,高宁馨如是想。
 
 
----------------------------
没有bra的女人是没有安全感的---高宁馨。

洗完澡高宁馨准备装模做样跟房子主人说一下留宿的事宜。
富察容音身上仿佛带有一种让人平静安详的气质,至少高宁馨进房间看见她睡得香甜的时候居然一瞬间忘了生气。

有点好看。心里非常诚实的想。慵懒的午日阳光被厚厚的布艺窗帘挡住大半,客房的原因丁达尔效应异常明显,带着质感的阳光就那么撒在床上,避开了美人的脸却烘上一层温柔的暖光,清雅的眉眼不由得让高宁馨看呆了眼。
还真是骨子里透出的高级感,即便是睡着都这么有气质,说起来高宁馨还是第一次这么细致的观察这位老对手。平时总是温柔贤淑的女人,减了笑意倒是不显得那么白莲花了。目光不由得就落在薄薄的唇上,虽然病中失了些血色但看上去依旧很软,她仿佛是被诱惑的亚当,伸手去摸那唇,在触碰上的一刹那,她被烫到一般缩回了手。

我在干什么,高宁馨突然有种心虚的感觉
趁人不备非礼人家这种混蛋才做的事情...今天第一次做,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点小兴奋的感觉的。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人任由自己揉圆搓扁,高宁馨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是苦了床上的美人,在小魔王的手下漂亮脸蛋变成了橡皮泥。

床上的富察容音被一通折腾强行叫醒,一睁眼就是销售部那个祸水胚子,祸害着她的手还放在自己脸上,证据确凿,罪不可赦。

她眯了眯眼准确的回击了回去,却不想高宁馨看到她转醒正好起身撤手准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于是本是袭向腰间痒痒肉的手就落在了锁骨偏下两寸的地方。

手感不错,富察容音想着,甚至又用手抓了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掀起屋顶的尖叫
“流氓!变态!色鬼!!!”简直是声泪俱下的指控,
  叮咣砰砰,小祸水双手护胸弹起来摔到地上的声音。
  
 
富察容音担心自家小别墅屋顶瓦片和地板的同时觉得自己非常无辜
你先动的手,你自己心虚撤的身子。
不过捏胸是过分了点,说起来高宁馨这个胸的手感还真是不错....富察容音的思绪罕见的飘远。

“你你你...你捏我胸!!!”
“仿佛是高总监先动的手。”富察容音理直气也壮。
“有本事你捏脸捏回来啊,捏胸算什么真男人!”
“高总监,我本来就不是真男人,并且,你这么大声,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捏了你的胸吗?”

高宁馨真是讨厌死了这张嘴,从入职到现在自己没有一次能说过对面这个人的。
她转头就走,企图维护一下自己最后的尊严。

“等等,高总监你这衣服是我的吧”富察容音才不会放弃这个调侃高宁馨的机会。

“你吐我一身我总不能穿脏衣服吧”

“我衣服很贵的,我要收租金”
对面的人一脸不可思议的吃人目光扫过来

“我要吃鸡丝粥和拍黄瓜”

“富察容音!老娘不是厨子!”高宁馨气势汹汹地拍了一下床头桌,过矮的桌子让这个动作充满了滑稽感,富察容音一下子乐了。

“小女子身体抱恙,望大官人照顾一二,待日后定将重重报答~”

“我觉得你是被烧坏脑子了,富察总监。”
“老娘不和病人计较”,砰。

笑着装作低眉顺眼的富察容音实在让人想暴打一顿。高宁馨被堵到说不出话,扔了句狠话就狠狠地摔上了门。

冰箱里就剩下鸡肉和一根黄瓜,什么时候了还记得那么清楚。

评论(10)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