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老娘是不可能被一朵白莲上的(2)


 桂芬是个让人意外的贤惠妹子呢
文好像越拖越长(????
 

-----------------------------
(2)团建
 
 
 
 
 
 
高宁馨这几天的工作忙得很,
原因很简单:广告部的富察总监重感冒,轻伤不下火线的铁娘子富察女士不得不请了病假。
至于为什么是高宁馨工作变忙了,
原因更简单:苦追富察总监的大boss弘历大手一挥,富察总监的全部工作文件就像雪片一样堆在了她的办公桌上。

叫个皇上的名字还真以为自己是皇上...祝你永远追不到富察白莲。不过高宁馨只敢在心底默默吐槽,继续苦逼地干着两个人的工作。
虽然会有不菲的加班费,但是显然熬夜用掉的眼霜面膜更贵,毕竟星期五她可不想顶着蜡黄的脸色和两个黑眼圈出现在众人面前。

小高同志在人前永远是一朵美丽的玫瑰花。这句母亲调侃的话被高宁馨坚持了快三十年,现年二十九岁的高宁馨依旧骄傲地觉得自己是一朵盛放的玫瑰花,只不过玫瑰有刺才会没有人追。一定是这样的没错。

其实以高宁馨的容貌条件自然有大把的人排着队追的,只不过她已经宅到不买衣服除了家和公司不碰触一寸其他土地的境界。公司靠食堂,家里靠网购,能见到她尊容的人除了客户就是同事,而说到同事,99%的同事表示,如果非要选择办公室恋情,那么更理想的对象一定是富察总监。

哦,那1%大概是弘历那个大猪蹄子。

在与天山白莲富察容音的两厢对比之下,骄傲的玫瑰花高宁馨同学至今还没有男朋友...想到这里高宁馨就恨不得把那些大猪蹄子男人都流放到外太空去,不过好在星期五的团建可以有效地缓解心中的不快,尤其是这次的团建某白莲生病不来。
 
 
 
 

星期五很快就到了,
高宁馨早上特意挑了件红色的裙子,抹上直男斩,她就是今天最靓的仔。心情很好地走进公司,步伐里都透露着轻快,结果一进门就是一个重磅的‘好消息’:富察总监今天来上班了!众人奔走相告,空气中都洋溢着仿佛过年的喜庆味道。

高宁馨:?????????说好的重感冒床都起不来呢,老娘加了整整三天班今天你说来就来了????昨晚刚买的大还丹还是还魂草啊???玩我呢吧富察容音!

早上十点,大巴车停在了公司门前,白骨精们顺次坐上车,氛围仿佛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去春游,领导总是要晚一点上车的,高宁馨看着员工们陆续进去,那个令人心烦的身影却一直不出现。

弘历大boss皱了眉“富察总监呢?”
高宁馨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知道哪儿去了”
“是不是忘了时间了,宁馨你去办公室叫一下富察总监,我上车先走了,找到了你们一起打车,我报销车费。”
“boss我也可以!”响亮的声音传来,是那个小实习生
高宁馨看魏璎珞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好的boss我这就去”这句话没经过脑子就出了嘴。

妈的,怎么就嘴贱计较这个,高宁馨脸绿的像个西蓝花,不情不愿一步三回头地往回走,她最爱的大巴KTV环节啊......富察容音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这个账没完!!

 
 
 
 
偌大的公司就剩稀稀拉拉几个值守人员显得冷清不少,高宁馨气呼呼地往广告部走,敲了敲门,没人应。

怕是跟哪个小鲜肉浪迹天涯去了,她心底做着漫无边际猜想,手下用了劲,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富察容音像死了一样倒在桌子上,冷清的办公楼,空无一人的密闭房间,倒在桌子面前的人,异常符合悬疑小说里经典受害人的形象,但是高宁馨眼尖地看到富察容音红红的耳尖和额头。

“死了倒还好了”小声嘀咕了一句,心里却松了口气。
走进一瞧,果然是又发烧了,嘴唇干的厉害,还有些发白,露出的皮肤呈现出不自然的红色。

“诶,诶,富察,醒醒”,她回自己的办公室拿了退烧药回来,用腿不停的踢着病人坐着的凳子腿,一点对待病人的态度都没有,烧的迷迷糊糊的人一下子坐起来,缓了几十秒,用半死不活的虚弱声音问道

“高总监?..........现在几点了?”
“快吃午饭了你说呢”
“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麻烦高总监回来找我,我们现在就走吧”她撑着身子站起来往门外走。

“高总监?走啊,我们已经晚了”
“富察容音,你是钢铁人吗?”
“啊?”
“你已经烧成什么样了自己心里没点数吗??”高宁馨努力地把介于AC之间的字母咽下去。
对面的女人顶着不自然的肤色一脸茫然。
高宁馨忍无可忍地拉住富察容音的手,把她按在会客的长沙发上,又回身倒了一杯温水,和药片一起塞在她手里,
“吃掉”她眼里射出狼外婆吃小孩时候的狠厉目光,于是被看着的人乖乖听话照做。
“我送你回家,烧成这样还想上班团建,怕不是脑子一起烧坏了。”即使面对的是病人,高总监的毒汁依旧从嘴巴里源源不断的喷出,

“xxxx小区xx号,进小区跟保安报我的名字,钥匙在手包里”

“富!察!容!音!  老娘不是司机!!!!”高宁馨觉得自己平时真是了眼,着分明是个蹬鼻子上脸的无赖流氓,她不得不拿出平生所有的教养来压制自己的火气。

不能跟病人计较,不能跟病人计较,跟个有病的人计较岂不是自己也有病。

“小女子容音这厢谢过高大官人”
“md zz,神经病。”口里骂着但还是蹲下身揽住了这朵白莲花的腰,搀扶着往车库走去。

评论(1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