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老娘是不可能被一朵白莲上的(现代职场au)

  
桂芬也太可爱了吧
为了可爱桂芬写的小破文,富贵,现代,不喜勿入x
销售总监Χ广告总监
大概两三段(?)结束
有些情节可能参考熟女时代(大雾)
 
 
  
--------------------
(1)

平日里参加的的大牌服装设计师的私人宴会,欣赏的是小众美术馆枝拦横斜的艺术展品,就连发个微博都是五十度灰,希区柯克云云的文艺片影评,写的跟散文一样,让人似乎懂了又似乎没懂。就连身上的一根头发榨成汁去看,都仿佛写着高级两个字。 远远望去妥妥白月光一个,最气的是接近以后你会惊讶的发现,

“还真tm是个白月光圣母”
高宁馨在自己的办公室小声bb出声,自从进了职场磨砺数年成为一位优秀的白骨精以后,这句经典的国骂已经很少出现在她的字典里了。

而这句话的指向对象,是这个500强企业东亚分部的另一位总监,富察容音。一位广告艺术总监,一位销售总监,光从业务范围上就不太处的好关系,更不用提上周发生的那件事---

令人头大的傻白甜实习生实在令她忍无可忍,要不是看在她那个子公司总裁爹的面子上,她早在那个实习生碰倒她最爱的多肉吊桶的时候就不予通过四个字甩到她脸上了。今天这个小实习生居然把签完名的正式合同当废纸粉碎了,新仇旧恨一块算,高宁馨算是痛痛快快地骂了一场,却没想到小实习生一脸不服:
“你就是个黑山老妖,刁钻刻薄活该一辈子嫁不出去,活该boss喜欢富察总监不喜欢你!”
说罢挤出两滴眼泪装成可怜巴巴的样子跑出了办公室,第二天整个分部传遍了自己刁钻刻薄骂哭可爱新人的消息,再一打听就是小实习生被富察总监收归麾下的人事调动新闻。

高宁馨被这通骚操作秀了一脸,恨得咬牙切齿,想去找茬又是坐实了这个消息,更何况现在人在富察容音手下,她想保的人,呵呵。高宁馨打碎了牙只能往肚子里咽,只能在办公室里生闷气,碎碎念骂着骂着就骂到了富察总监头上。

富察总监全名富察容音,起名跟个清代人似的,不过好像祖上确实是个清朝贵族。
就连名字都透露着一股“我们不一样”的气质,高宁馨腹诽,忍不住哼出两句土味歌谣的调调。发泄结束,令人烦心的事暂且放在一边,优秀的职场丽人更需要的是工作能力,贫苦出身的她一向坚信着这点。

新一季的广告策划案已经在桌面上了,海报上巨鲸半个身子破出剔透的冰块,版面设计张力十足,令人印象深刻。
但是高宁馨皱了眉。

广告要表达出的最重要的信息并没有写出,甚至一些重要的参数都被标注在不起眼的角落,并不像那位经验丰富的富察总监过眼后的手笔。她决定亲自跑一趟富察容音的办公室,借这个由头也挫挫那个不止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的锐气。

十厘米的高跟鞋敲打在地面上留下清脆急促的声音,她的步伐比往常还要快,路过广告部整个办公区的时候获得了员工们一致的注目礼,在她进门的一瞬间,外面的小声议论声钻进了她的耳朵

“黑山老妖来报仇了”
“呯!!”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瞬间翻涌上来,她狠狠摔上门,回身却看见了不得了的景象

魏璎珞???富察容音???你们??!....
黑人问号的表情一瞬间犹如电脑建模一般重现在高宁馨的脸上。

小实习生坐在富察容音昂贵的原木办公桌后,整个人离富察容音不到三公分,并且怎么看怎么像窝在富察容音怀里一样。要不是两个人是同一个性别,高宁馨分分钟都能脑补出一万字的总监潜规则实习生的一万字职场文,
或者是小狼狗实习生潜规则总监(?

“嗯...咳咳”富察容音有些心虚地站起来,小实习生也见事不对麻利自如的换成了正常上下级的站位。

“璎珞,你先出去吧”
被叫的人很不情愿地往外走,还不忘跟自己打了个招呼
“呵,倒是挺有礼貌的,真让人挑不出错儿”高宁馨一个白眼就快翻到天上了,她真想把人留下然后再狠狠地骂一遍,但是富察容音已经开口了她又不好说什么。压下火气,她把广告方案甩在富察容音的办公桌上
“你自己看看吧,这就是你给我的下一季的广告海报?”她臭着脸,不过这次是因为业务上的问题。却没想到富察容音淡淡地绽出一个清雅的微笑

“你先别着急。”
一个疑惑的挑眉直接回了过来
“喏,这个才是下一季的最终方案,这份只是给你个借口过来用的,叫你来是想跟你谈谈魏璎珞的事情。”

被小实习生算计一遍还要被老的算计一遍,高宁馨听到这话内心的不爽简直冲向了人生新高峰

“富察总监何必这么周折,直接打个内线叫我不比你这兜兜转转的方便的多。”她翘起二郎腿,手臂交叠在一起,头转向旁处去看这间办公室的装修,就是不看富察容音。

“高总监要面子这事儿我可记得挺清楚的。这么周折一下还不是顾忌高总监您的面子。”那人用带着软刺的话回过来,高宁馨听了这虚伪的话简直都想打人了。
“这么说我还要谢谢富察总监您”
“不客气。”
没想到富察容音竟然臭不要脸的接受了这个感谢,高宁馨直接被堵到哑火,恨不得手里现在就有块板砖之类的能糊在那张挂着盛世白莲微笑的脸上。
果然还是最讨厌白莲花了,她心里想着。

“虽然这是个借口”富察容音拿起了有问题的稿子
“但是这种张力和版式设计算是近年来很优秀的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把魏璎珞要到手下的原因。
“我给了她一个机会,两个晚上她就交出了这份答卷,我很满意她的能力,也请高总监今后不要太难为她。”

怪不得敢公然叫板,原来是早就留了后手....现在的新人还真是....高宁馨不得不佩服一下小实习生的小手段,一时竟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高总监?”

“...啊?怎么了?”

“我说希望您以后不要故意为难小魏”

“哪敢哪敢,毕竟是富察总监手下的得力新人呢,看在您的面子上我也不敢为难啊。”虚伪的话裹着阴阳怪气脱口而出。

“希望高总监说话算话”
“呵,我是那种人吗,走了”她拿起了正式的策划案,扭着小腰走了出去,与小实习生擦肩而过的时候,她顿了顿,
“你最好不要犯在我手里”
“高总监再见。”

....富察容音这儿的人总是让人生闷气,高宁馨愤愤地想着,一扭一扭离开了这里。




回到办公室,一封新的电子邮件躺在工作信箱里,打开一看,策划部通知下周五公司搞团建。

这是什么年代了,8102年了,还搞团建
嗤,高宁馨嘴里发出不屑的嗤声,随手在工作日历上画了个显眼的红圈,下周五是吧,穿裙子应该好一点吧。

评论(13)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