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化龙池88号

没找到太太写的这个梗的文呜呜呜(甚至连太太都没找到暴风哭泣)

脱yi舞男(??)雷×总裁磊
  
 
 
 
 
 
 
 
-----------------------------
 
大概夜色总是给人放纵的借口。
 
 
酒吧一条街位处的地方有个别致的名字
化龙池。
窄窄的一条街就隐匿在中心商区的旁边,不过一栋大楼的距离而已。 叫这个名字总归是有些历史典故的,但是来这的大部分都是寻找刺激或是慰藉的人,浮躁气把这点儿历史人文的气息冲的一干二净。
 
黄磊的目的地,化龙池88号。
一个没有招牌,没有写着优惠信息的小黑板的酒吧,朝街的门面倒是装修的像个店家的样子,只是没名字,门口的墙上挂了个不知道多少年的生锈绿皮铁牌写着化龙池88号。就这么一直隐匿在这条街里。
与朴素的门脸儿恰恰相反,生意异常火爆。
因为这是这条街唯一一个gay吧,没人知道老板是谁,也没人知道这个神秘的地址是怎么传遍这个城市大大小小的gay圈的,总之知道有好看的表演和好味的酒就够了。

黄磊是个总裁,经常来这个地方的总裁。
从侧门进店,问吧台要了一杯马提尼,找了个不太显眼的角落便坐下了。他的眼神牢牢锁定在舞台上---来这个酒吧的源吸引力,那个刚刚被起哄上台的那个男人。

酒店的王牌舞男,来了这么多次也只是问到了他的名字,孙红雷。
黄磊在心底缓慢地咀嚼着这个名字,眼神炯炯看着台上。

男人一上台便脱下了西装外套,引得台下的小受们一顿尖叫,没错,一般gay吧大部分都是0去表演这个节目,唯独88号不同,气场强大的1号来表演别有一番滋味。
黄磊并不想进入混乱的舞池,他只是坐在吧台上慢慢地喝着杯中的烈酒,看着那个男人,细长的手指从下颌线划过,擦过喉结,缓慢地解开第一颗扣子。
一声口哨声响起,屋内的气氛被推向高潮,男人紧贴着钢管,喧燥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颗颗解开的纽扣,黄磊的视线迷离在逐渐露出的分明的肌肉线条上,因为舞蹈所流出的汗水润着大理石般地肌肉,他的视线仿佛跟着汗珠一起流下去,顺着人鱼线流进被黑色牛仔裤遮住的地方。他没有喝酒,却诚实地做出一个吞咽的动作,一抬头,撞上一双深邃的眼睛。

心,就这么乱了。

衬衫随着惊呼声落入人群,那人伸手去解裤腰带,却在裤腰带解开的时候痞气一笑,又重新系好,裸着上身做了一个漂亮的结束动作,在众人遗憾的目光走下台去。
雷的节目什么时候结束,完全由他自己决定,他想结束了,那么天王老子来了也看不到后文。新的音乐响起,下一个节目开始了,人们的目光被新的表演者吸引过去,只有黄磊慢慢平复着刚刚一眼所加快的心跳。
想看的看完了,他想着,喝干了酒,向着侧门走去。推开门的一刻,他愣住了。

孙红雷斜靠在墙上,叼着根烟,半个身体和大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中,身上松松垮垮地套着衬衫,扣子也没系,被黑夜衬出好看的肌肉线条。见是黄磊出来,他挑了挑眉。
黄磊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个时刻说出这种不过脑子的话。

“我想包养你。”
“......”
“不是,我是说,我可以包养你吗,不是...”
话是越说越不对劲,生意场上这么多年都没有过的窘迫将黄磊整个人包裹起来,他的脸皱起来,牙齿紧张地咬住下嘴唇。

“噗”听到这话孙红雷一下子乐了,险些被烟呛到,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对面的人窘迫到恨不得钻地缝的样子有点想笑。

“来,我请你喝一杯”他发出了邀约
“啊..好”想都没想就应了。

有点可爱,孙红雷心底默默地想到。

“你叫什么?”
“黄磊”黄磊已经镇静下来,虽然心跳犹如置身在时速一百八的拖拉机上,但表面上已经变回黄总裁的样子。
“那么,谈谈包养的事宜?”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酒水被塞进手里,男人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带有些调侃意味的微笑,洁白的牙齿露出一排,眼里笑意满满。
黄磊愣了片刻,拿出了正经谈合同的架势
“第一,包养期间你的所有花销由我支付。第二,辞掉这份工作。第三,除了我不许接近别的男人,听我的话。第四,那个,我第一次包养人,如果有别的情况我再补充”
“我保证绝不会补充过分的条款”瞧着沉默的对面他又补充了一句,有点紧张,喝了一大口手里的酒水。辛辣的感觉一下子充斥着喉咙,这是纯威士忌????

“加了冰的”孙红雷缓缓来了一句,黄磊喝下之后瞬间睁大的眼睛让他感觉有趣极了,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那么,现在是要签合同吗”他笑着问
对面的人被这一大口酒精刺激的有些呆滞,
“或者我先履行一下我的义务?您看可以吗。”那人还是没缓过来。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他站起身,把呆滞中的人拉起来,走向自己的房间。

“等..等会儿”黄磊觉得不太对劲儿,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随后便被一个深吻搞的情迷意乱。
 
 
 
 
 
 
深夜
“屁股撅高点”
“嗯哈”
 
 
  
 
 
这笔生意怎么做的好像和想象的不一样,第二天早上黄总如是想。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