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物以类聚(四)

chapter4-酒宴

 

陆氏拿下了城西的地皮,
昭示着京城里又一方势力的崛起。

本就紧张的市场又来了一匹饿狼分食本就不多的肉。
谁也不想看到这件事-----

然而上流社会表面总是体面而绅士的。

面对着陆氏总裁万山的酒宴请贴,不管怀有不屑,冷淡,亦或是其他任何的态度,各家都做出了热情友好的表面姿态。

杨年华收到请帖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他太了解万山了。

显而易见,赤裸裸的挑衅。
来自洋洋得意的老对手。

老狐狸绝对得意到眼睛都眯起来了。

 
 
 
 

陆氏这块地是从三盛嘴里夺走的,
从别人手下抢走了肉,甚至在开酒宴庆祝的时候邀请本来应该吃下这口美味的主人,挑衅意味不要太明显。

杨年华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三盛崛起之前各家并没有少使绊子,然而杨年华这个人在根基扎稳后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以致于现在敢暗地里黑三盛的公司都屈指可数。

万山不要命了。

听到杨年华也在受邀之列,大家心底都是这么想的,然而杨年华的态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去,当然要去。

其实照他原来的性子,非但不会去,甚至可能因此与陆氏彻底敌对。
只是他现在已经不是原来那匹骨瘦如柴的饿狼了,十几年足以沉淀出平和的心境,他毫不介意去当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
虽然可能只是表面的平和。
------------------------

金碧辉煌的场地,官方至极的说辞。
酒宴就这样开始了。

杨年华选了一杯香槟,端到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酒宴无聊透顶,借点酒放松一下也好。

注意力突然被一个身影吸引---

万山。

比起年轻时的清瘦,现在的万山算是有了些中年人的富态,五官倒是没有大变,气质上。。更像个老狐狸了。

杨年华勾了勾嘴角,酒杯微微抬起,醇香的酒液就入了喉,眼睛却没有离开那个人,细细的,一遍一遍的打量着,比较着时光带来的改变 。
仿佛时光没有过去,又仿佛以前那个人只是一抹泡影,谈笑风生的样子一样,又不一样。
笑起来的样子一样,又不一样。

杨年华有一瞬间的迷离,突然心里仿佛失去了什么不知名的东西,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他不想见到这种场合的万山。

于是他走了,干掉剩下的酒,顺着楼梯准备去天台吹吹风。

“欸,哥”肩膀突然被拍了拍,是个出乎意料的面孔
“达浪?”

薛海不喜欢商业酒会的事情几乎人尽皆知,因为薛少爷经常因为自己疯狂的手段被长辈揪着给人家认错,麻烦至极。

身为薛海“哥哥”的杨年华对这件事清楚的很。
这个弟弟也是偶然认下的,回国第一天在酒吧买醉刚好碰到过来帮酒吧老板朋友处理事情的杨年华,打烊了还赖在桌前不肯走,借着醉意俩人聊了一宿,就这么成了忘年的兄弟,后来知道具体身份又在生意上有了往来。

“你怎么在这儿?不是.......”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哥,你来了不见万山?这种挑衅你都忍得下啊~”典型的看热闹心态,配着嬉皮笑脸贱兮兮的语气,让人听了想打人。
“嘶~哥你干嘛打我”
“今晚没戏可看,没劲,走了”说罢转身,走进了楼梯间。

“没戏?不可能的啦哥”薛海揉着被打的头,看着杨年华的背影轻声道。
 

-------------------

官方化的演讲结束,万山的视线下意识的扫过人群去找那个人,却不想看见了薛海。
薛小公子举了举手中的酒向他示意,猩红的酒液被一饮而尽。
万山犹豫了一下,端着杯踱了过去。

“万教授,不,万总,好久不见”
“小海...”
熟悉的面孔上正摆着不熟悉的表情,眼角的讥讽仿佛是要刺破空气一般,空气蓦得冷了下来。万山并不清楚薛海突然消失无踪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被拒,或许只是待腻了回去,或许是家里的事...但是这个表情让他一瞬间明白了。

被发现了。

能怎么办呢。

万山心中情绪复杂地翻涌,他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言辞去解释和面对这件事,言语在此时变得苍白而无力。

“去天台吧”

能怎么办呢。他只能在沉默半晌后跟薛海走向天台。
 
 
--------------------

“你不过是陆家的一条狗!陆七爷的一条狗!”
暴怒的声音在闷热的夏夜里炸响,随后慢慢撕碎,弥散
万山没有任何解释,万山只是沉默,任由薛海歇斯底里,他的脸上仿佛套上了一层壳,表情木然无衷,只是
接受着这一切,没有任何的反馈。

十分钟过去了,万山的沉默让薛海无奈又愈加恼火,他停下了难听的话语,心中却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烧,并且越烧越旺。

倏地他笑了。面对万山他都快忘了自己平时的手段了
“您就任着我骂啊,嗤”
“搞的像个木头人一样,面无表情哦,好,今天我就让你脸上有点表情”

黑衣人幽灵般的出现,万山的嘴被强行掰开,两粒蓝色的药片直接被扔进嘴里。

“随便找个房间扔进去,让万总好好享受享受~”
 
 

  
 
-------------------

诱人的玫瑰即将盛放
采撷者会是故人吗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