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物以类聚(双总裁,杨年华Χ万山)(一)

无大纲裸奔,全靠脑补_(°ω°」∠)_不要喷我(顶锅盖)

---------------------分界线
chapter1,万山

输了。

这双昂贵皮鞋下踩的是全中国最贵的一块土地之一

北京,CBD

皮鞋的主人难得的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吃了个暗亏。

慢悠悠的喝着红酒,体会一下难得失败的滋味。

三盛集团是他白手起家打拼来的,十五年已经足够一艘小渔船成长为一艘航行平稳的巨轮,虽然很多年没有体会过了,但是接受一块航行中遇到的小小礁石并不是件难事。

只是赢他的人让他有些介怀

万山,

杨年华在心里默默念着,眯着眼抿了一口猩红的酒液,

熟悉的名字,非常熟悉。

老同学,老对手。

上大学的时候两个人就是针尖对麦芒的关系。

A大金融系两大学霸,无论什么比赛,只要是有其中一人参加,另一人必定也会出现在赛场。
两人间的明争暗斗至今都被学弟学妹们津津乐道,更何况其中一位,杨年华,现在是个37岁身价百亿的钻石王老五。

两个人对于市场的见底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所以毕了业,万山选择了华尔街,而杨年华选择在京城自己创业建立了三盛。

十五年,不长不短,
再也没见过面。

见面就送了我个惊喜,杨年华心里这样想着,嘴角却勾了起来,杯中的红酒划过喉咙,留下些微刺痛的感觉,他有些微醉,血液里的竞争欲望因为万山的高调回归再次被勾起。

作为三盛董事长,他放权已经有两年整了。

商界的争斗总是表面和气暗地放冷枪,十多年的商海沉浮磨炼了他看人的眼力,而随着这种能力的增强和资本的扩张,争斗变得越来越无聊,他开始厌恶这种戴着微笑面具的交涉与管理,除了重大时间他更愿意宅在家里做做饭,甚至去福利院当一天的义工。

然而万山回来了。

杨年华突然又有了争斗的激情,于是在这个晚上,他穿上了西装,来到了两年未曾踏步的办公室。

他很兴奋,
非常兴奋,
他要为这次的战斗
好好的做个准备。

慵懒的狮子悄悄伏身,
暗夜里的狐狸睁开了眼睛。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