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顾马白驹(一)

1戏中美人的前传
2短小
  等周四考完试恢复更新orz
 
 
 
————————————————————————
(1)

注定是个不太安分的年,
她及笄了,就在元夕刚过不久,
那个贱人该是迫不及待要把她嫁出去了。

真不甘心。

她心里烧着熊熊的烈火,恶毒的想法在脑中闪过又闪过。
终究还是没有动手。
 
 
 
————————————————————
(2)

如她所料。

“宝亲王?”语气里的失望和讥诮丝毫不加掩饰,

这个冷冰冰的严肃地方,只有她敢这么跟面前这个老匹夫说话。

“呵。”
“好,我嫁,你不要后悔。”

身形才刚刚拔起的少女梗着脖子放出幼稚的狠话,带着怒意出了门。

“母亲,宁馨儿好想你......”她把眼泪留在心里。
 
 
 
————————————————————
(3)

她又溜出去唱戏了。

汤显祖的牡丹亭,一曲罢了,下面的公子哥儿们不断叫好。
只有一位,还木愣愣地杵在那,倒是有几分傻气。

“怎么,公子觉得我唱的不够好?”她故意凑近了过去,

却被抓住了手腕,再看那人,哪有半分木讷的样子,一双深眸炯炯有神。

她被吓得后退,公子撒了手,一脸笑意,满面皆是是少年意气。

“哼,登徒子。”她挥袖便走。
 
 
 
——————————————————
(4)

回府后果不其然又被骂了一顿,她也不在乎,只是心里总想起那个耍了她的英俊公子。

后来家里忙着操办送自己去宝亲王府当使女,又要日日和马氏斗法,英俊公子就被抛在脑后了。

入府前一夜,她没睡着。
没了她,马氏这个继母的位置,还有谁能拦住父亲。

 
宝亲王。
她忽然想到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于是某个想法开始蠢蠢欲动。
 
 
 
————————————————
(5)

宝亲王年岁并不大,这她是知道,
但她跪在地上接受那个熟悉的公子视线打量的时候,感觉自己可能还没睡醒。

皇家的礼仪她还是有所耳闻,自己要是被认出来了,吃不着什么好果子。

或是当日带了妆,并没被认出来,算是蒙混过关了。
她松了口气。大抵还是庆幸的,但总有那么一丝怅然若失。

也罢,算是离了那个地狱。
 
 
 
————————————————
(6)
 
宝亲王和想象中的并不一样,宠嫡福晋宠的要命。
各家为了巴结他送选了不少漂亮使女,除去自己以外也就留了三四个而已。

进了潜邸快一年了,嫡福晋怀孕生女,格格又不幸夭折,每日足不出户吃斋念佛。亲王愣是一个使女也没主动宠幸过,反倒是有个爬床的,遭了亲王的雷霆之怒,直接赶了出去。
 
 
本来着清闲日子过得也挺好的,干些杂活随比不上在家娇贵的生活,但少了许多勾心斗角惹得人心烦。

可是家里那边的消息传来了,
马氏又开始闹了,她得赶快做出应对,不然怎么对得起母亲。

她决定冒险。

 
 
————————————————
(7)

这戏装行头本就是偷偷带进来纪念的,从来也不敢穿。
如今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找相熟的侍卫问了个亲王晚上遛弯的大概时间,这个草率的计划就开始了。

“是你?”
你瞧,他还是记起来了。
 
 
  
————————————————
(8)

“高宁馨?”

她以为的一见钟情的荣宠,
最终的最终,还是凭这个姓氏便定了的命。

逃不开了。
她用手遮住眼睛,挡住四面八方浪涌般翻滚的哀伤。巨大的创口留在心上,翻卷的肉带着鲜红的血,

却不能露出分毫——母亲的名声,自己的一切,都像菟丝子一样扎根在爱新觉罗弘历的身上,

出于奉承,又何必染上情爱呢?
 
 
 
夜气凉,梦醒时更漏儿声长。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