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顾马白驹(二)

200粉福利,高察高的潜邸
高宁馨视角,也有一部分是富察视角

1.这个系列都是短段,算是戏中美人的前传。
2.为什么先放二呢,因为一跟大猪蹄子有关系,有时间再写
  为什么桂芬之前一直没见过皇后也会交代在一里。
   

PS:放一篇有点长了,所以富贵放这个系列的下一章吧,富贵之后入宫,入宫之后高娴,然后就是许多年之后的戏中美人剧情啦!
最近很忙更文慢,大家见谅。
 
 
 
 
————————————————————————
(1)
她多少还是对那位嫡福晋有些兴趣的。
 
 

她刚被老匹夫送进来当个使女开始,
这位就好似什么天上下凡的仙女娘娘,
每位见过这位福晋的大人都对她赞不绝口。
 
 
后来,这些大人都不再是大人,
她也不再是小小的使女。
 
她终于有了见一见嫡福晋的资格,但她可不相信,世上真有那么完美的人。

于是乎,
倚仗着盛宠,
第一次请安,她没有去。

“会生气吗。”她在心里悄悄地想。
 
 
 
————————————————
(2)
她终于见到了那个谪仙般的人。

傍晚她在戏台唱戏,远远走过两三个人影儿。
浓黄的暖光里,栏杆与树荫的罅隙中,
对上了一双世间至温柔地眼眸。

“娘娘可是等了她一天呢。”
“明玉,别说了。”
大嗓门儿宫女的碎嘴隔着老远传到耳朵里。

她心虚地转了身,当是没看到,那一行人也不过来,
 
“你看,娘娘不也说不够得体嘛。”
再看已是三道背影,只有这句话残留在空气里。
 
不是也会背后说小话嘛,嘁。
   
 
 
 
————————————————
(3)
让得体的人变得不得体的岂不是很有趣。

嫡福晋要过生辰了,
生辰这天早上,她随手折了枝茉莉花,
十月本就过了花季,潜邸护的再金贵花也蔫头搭脑的。

富察容音会是什么反应呢?
 
 
说起来,这个名字还真是好听的紧。
 
 
 
————————————————
(4)
看到这礼物,这人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得体这两个字叫她做了个彻底,反倒显得自己无礼了。

生辰宴由于这人不爱热闹早早就散了,反正本就没几个人。

她没走,还让芝兰先回去了。

“喂,我是没时间准备,过两天我给你补上。”
——真是个漏洞百出的借口,明明上个月就知道了。
她倒是没心没肺,大不了多花点银子,不过富察容音确是愣了一下,抬头的眸子里是清晰的疑惑。

不过对上眼神的下一秒就又低下头,
“侧福晋有心了,这礼物我很喜欢。”

一个破花而已,算了算了,省银子了。

转身欲走,富察容音的温柔嗓音又悠悠传来,

“侧福晋,哪天给我唱出戏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走了。”并没转过身,也不知道为什么嘴角就勾起来了。
一扭一扭地走出这个小别院。
 
 
 
 
————————————————
(5)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抽了什么风,
风风火火地搬了一大套行头过来,大嗓门的冒失宫女惊的目瞪口呆。

“你这是......”
“你不是要听戏吗?”
“......好啊,明玉尔晴,快搭把手。”

“你要唱什么?”两个贴身侍婢都被支走,富察容音终于忍不住好奇凑过来,

这才有个少女的样子,她在心里暗暗点评着,忘记了二人同岁的事实。

“长生殿”
“这戏一个人又唱不得。”

她翻起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然我干嘛要搬这些行头过来,你真是天天装老成装成榆木脑袋了。”
“啊..啊?”
“当然是你和我一起唱啊。”
“可是....”
“哪有那么多可是,芝兰快给嫡福晋扮上。”
“欸诶诶???”
果然还是乖乖被拉进去打扮上了。
 
 
 
 
 
——————————————————
(6)
“才到仙山寻见,与卿卿把衷肠代传。〔出钗盒介〕钗分一股盒一扇,又提起乞巧盟言。妾的钗盒也带在此。同心钿盒今再联,双飞重对钗头燕。漫回思不胜黯然,再相看不禁泪涟。”

竟是去了开头,直接从相见处唱起,
那人开嗓了

“仙家美眷,比翼连枝,好合依然。天将离恨补,海把怨愁填。”
她也和进,
“谢苍苍可怜,泼情肠翻新重建。添注个鸳鸯牒,紫霄边,千秋万古证奇缘。”

……

三弦还在拨着,

她看着富察容音的身段,竟是有几分入戏。

她是唐明皇,那个深爱着贵妃的帝王。
思绪忽然拉远,
那,弘历呢。

就这样没了兴致,甚至连抛过来的唱腔都没接住。

富察容音善解人意地挥停了乐队,她才梦醒般回过神来。
“妹妹可是嗓子不舒服?不如来我房里歇息稍许。”

“好啊。”

明明是过来补生辰礼物的,倒又成了自己被人照顾了。
 
 
 
 
————————————————
(7)
直到她坐在这别院室内的软垫上,还觉得有些身体飘在空气里的恍惚。

嫡福晋的贴身丫鬟上了一杯龙井,香的很。

滚烫的茶水入肚,整个人才踏实地回到人间。
长舒了一口气,表情洋溢出幸福的味道。

“妹妹刚刚可是入戏了?现在才有些平日的神韵”那人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姐姐。”这两个字叫出来怎么如此的别扭。思忖片刻,露出为难的表情。富察容音会错了意,只当是她有什么难出口的事,叫两个丫鬟下去了。

这个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个。
“我可以叫你容音吗?你便叫我宁馨儿,姐姐妹妹的听着怪别扭的。”

一个难以想出借口拒绝的要求。富察容音只好勉为其难地同意。
“嗯。”

随后,空气陷入大段尴尬的沉默。
两个人对于彼此的了解今天以外几乎全部基于侍婢仆人们的口耳相传,突然这么单独的共处一室,竟没有什么话题。

“咳,要不,我们聊聊王爷吧。”高宁馨选择自己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绞尽脑汁想了个共同话题。

气氛显然变得更尴尬了。
 
 
富察容音也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人,高宁馨的每一个举动似乎都在她所认知的“合理”二字之外。
她面对这个人时,本来就是复杂的——这是她那位尊贵的丈夫从使女中超拔出的侧福晋,是整个潜邸位份仅次于自己的女子。
她在听到这人超拔为侧福晋的时候就想了不知多久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人,抢走自己的丈夫倒也说不上,但总有那么一根小刺梗着,第一次请安她也没来,这让她更加好奇——于是便有了那次黄昏时远远的对视。

可还是不够了解。
包括今天,高宁馨身上还是有着那层跳脱于“常理”之外的东西,这让她愈加地好奇,也愈加不知应该如何应对。

索性随心去吧。
 

可是这话题,
就算是平常人家,哪有妾跟妻一起谈论老爷的道理?
更何况这是潜邸。

“王爷不是随皇上南巡了吗,提他作甚。”
她试图结束这个话题,然而高宁馨却没有这个意思。

因为她也好奇这位嫡福晋,面对自己,会是怎样的心绪呢?
效果显而易见,富察容音整个脸都浮现起了纠结至极的表情,甚至有些可爱。

她也不知怎么就起了捉弄的心思,

“容音,你知道嫦娥和颠当的故事吗?”
 
 
 
————————————————
(8)
富察这两天可是躲她躲得频,她又不由得想起当时富察容音满脸羞怒送客的样子。

好玩的紧。

于是芝兰日日被派去富察容音的别院蹲守,以方便她制造那些巧合的偶遇。

当然,也方便她看到各式各样狼狈避走的富察容音。

王爷没回来,无聊的日子被这种恶作剧似的乐趣填的满满的。
其乐无穷。
 
 
 
————————————————
(9)
两个月的骚扰,富察容音已经快习惯了各式各样的偶遇,虽然依旧避着她,但是身形远没之前那样狼狈。

更重要的原因是,王爷要回来了。

“还不如永远不回来。”她竟有了这样的念头。
此时的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对富察容音的不对劲,直到那天。
 
 
 
王爷回来了,回来的第一夜便宿在了富察容音那儿。
第二天芝兰守了一天也没见出来。

发生了什么她当然知道,只是心里莫名地嫉妒,

不是嫉妒容音,而是嫉妒王爷。
 
 
她命人小厨房熬了补汤,匆匆带上就奔着别院去了
——人躺着,看她还怎么避。

没有丝毫礼节地就闯进了屋内,富察容音躺在床上一脸为难,手里拿着个小玉瓶,看上去怪眼熟的。

她细细想了一下,忽地就变得愤怒——
“弘历就这么对你!”几乎是吼着说出口。

“是王爷...”这时候了还在讲礼节。

“他怎的如此...!”
“宁馨儿!”那人喝住了即将出口的话。

一口气堵在胸腔里,她重重地在小几上放下装着汤的食盒,

富察容音以为高宁馨要走的,结果就看见她往自己这边走了。

几个月的躲避让身体有了本能的反应,可她当下躺在床上,又不能打个地洞出来。

高宁馨坐在床沿上,

“你要干什么?”连尾音都带上一丝颤抖。

她一把夺过自己手里的药瓶,不似平日见到的未语先带三分笑的样子,脸冷的像是严冬的冰。

“给你上药。”

“不需要!高宁馨,我警告你!”如初所料的遭到了激烈的反抗。
她抬起头,直直地望向富察容音的眸子。

“要么,我给你上。”
“要么,我看着你自己上。”
神情坚定地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两个都不想选,然而今日不选,怕是出不了这屋子,甚至离不开这张床。

她别过头,默许了高宁馨的动作。
耳尖悄悄地染上了晚霞的颜色。
 
 
脱掉亵裤,看到那处的一刻,愤怒裹挟着心疼就想暴风一样席卷了整颗心脏。
娇嫩的贝肉现在还肿着,甚至夹着丝丝的血迹。

弘历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待她。
这是万中无一的明珠,他居然毫不怜惜。

指尖挑了些药膏,就覆上去。

“嗯哼——”身下的人一声闷哼,还肿胀的地方格外敏感,药膏敷的地方一片清凉带来能显著感知到的刺激。

高宁馨的指尖在那处游走,

是在抹匀药膏,她清楚,可是身体还是不争气地起了反应。
“哈啊——”她尽力地遏制住羞人的呻吟,却仍是从嘴边逸出些许。

是情动的声音,是一丝火星,
撩起烧尽整片荒野的火。

她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俯身去亲吻那珍珠。
“高————”大脑变得空白,
富察容音曾觉得,面对这高宁馨个人随心就好,然而现在的情况显然再一次脱出了“合理”的范畴。

然而已经不能再思考了。
欲望的浪将她溺进去,什么都想不了。
 
 
高宁馨尽职尽责地重新替她上了药,
她把头整个闷在被子里,

“我不想再见到你。”被子振动,发出闷闷的声音。
“真的?”

没有回应。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