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戏中美人(六)

依旧是短小的一天。
火车上写困了。

 
 
 
 
 
——————————————————————————
(6)诱
 

 
仿佛只剩下喘息声。
心脏轰隆起无声的波浪。

“堂前飞燕子,梁上画鸳鸯——”
怀里鞠了一捧会唱歌的水,酒气和体温透过缎子和空气一并传来。

于是怀中方寸的空间升了温度,
夜色泛起湿润,唇上好像凝集了水珠。

还是幸福的。
噙住她嘴唇的时候,淑慎在心里默默地想。

多么小心翼翼的一个吻,落下的时候急迫又被极度克制着,

没有推拒,
像是虚幻的泡沫,在秋夜里披上了真实的躯壳。

平日里只能遥遥地张望一眼的人,就在怀中,呼吸清晰可闻。
她退开些许,暗夜里只一缕月光,从耳侧斜斜地朦胧过去。
艳红胭脂露出一角又不见,潋滟的水波也是一闪即逝。

过近的距离已然掩饰不了眼角细微的纹路,即便只是一闪也看的清晰。

君生我未生,
时光到底还是太过残忍。
心脏泛起酸楚的泡,她颤着伸出手,想抹去岁月的匆匆,
 
 
刚碰触到就被另一个人抓住了,
十指交缠,手心被更温热的手烘的出了汗,湿哒哒的黏在一起,却没人想要放开。
一个轻巧的转身,被抵在门上的就变成了自己。

当年————
往日的气味又钻进鼻尖。

仅仅失神的片刻,嘴唇就被堵住了,清冽的酒气就沿着唇齿溜了进来,
——一个无比缠绵的吻。

高宁馨将发烫的身子嵌进她的身体,

“抱着我”
高宁馨轻叹般的声音差点淹没在秋虫最后的狂欢聒噪里,却没逃过她的耳朵。
她僵硬地照做,把人结结实实地抱个满怀。

“吻我”
醉了的人勾起嘴角,眸子里是漏出的碎光。
艳红的唇瓣一张一合,她像是沉进了水里,高宁馨的话仿佛从极远方传来,一切都透着不真实。

但她还是动作了。
轻柔的吻落在了眼角,这次愣住的是

“高宁馨。”她用微哑的声音轻轻唤着那人的名,手抚过柔软的发丝。
 
 
 
全部的情感在听到的一瞬间脱出了控制。

眼泪从心底一股脑地冲出,高宁馨只能把头埋进淑慎的肩膀,任由泪水浸湿衣料。牙齿被咬紧,试图阻止呜咽,但还是没有拦住。

说出的话还是沾染了泪水的味道——
  
   
 
“要了我。”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