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戏中美人(五)

短小预警,
国庆是所有的人都出来玩了吗,平时20分钟的路,公交上站了一个半小时才走了一半。
膝盖要完了啊啊啊
 
 
 
 
 
————————————————————————
(5)影子
“娘娘,娘娘您不能再喝了娘娘......”

“我又没醉,继续倒——”
“小心本宫罚你银子——”

声音分分明明透着醉意的人又发了小脾气,每句的语气都拖长了晕开在空气里,带着少女般的娇憨。

芝兰已经很久没看到主子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自从入宫开始。

“芝兰——”又是长长的一声唤。
娘娘醉了,芝兰知道。
 
 
 
 
 
 
 
承乾宫的夜永远是那么静,

但是有人靠近,窸窸窣窣地,打破了。

“醒时春易老,梦里不知倦——”沉醉在戏中的人在怨诉
 
 
愈发的近了。

什么被吞咽下的声音。烛火尽灭,暗夜里又亮起了什么。

手指蜷在一起,护甲被妥帖的放在一边。

“呼,呼——”
“更夜里,烛花共剪,笑眼如秋水——
情意——
——千千万”声音忽地凄厉,高高挑起,

落地无声。

“呼——呼——” 指甲嵌进手掌,

 
够了。

榻上的人起身,宫门乍响。

醉在月光里的人被黑影拽住了,身边的景物开始模糊。凉风吹过耳畔,该吹醒的,可是她太醉了。

酒是借口,又不是借口。

由她去吧,左右不过那个结局。她决定放纵。
 
 
 
云遮月,朱墙黄瓦,
黑夜吃掉了两个影子。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