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斯布德齐姐

百合少女
大叔少女
重度拖延症患者

戏中美人(三)

有没有把我忘了鸭,开学太忙了一直没更
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中秋如果有可能的话,会把四肝出来(努力!)  
 

今日纯纯出场~            
 
PS:时间设定是不是应该放出来?评论告诉我一下鸭。
 
 
 
 
——————————————————————————
(3)纯妃            
 
 
 
 
 
 
长春宫又来了客人。

小小的宫苑还没等踏出,鹅黄的颜色夹着悠悠的桂花香气就飘进眼睛里。    
 
 
 
过分甜腻了。    
 
 
高宁馨挑起个不屑的嘴角,这位平日里没甚存在感的妃子抱的什么心思,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也就是富察容音那个钻进牛角尖的人还在礼乐规矩里自己骗自己地看不出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儿算是情敌见面也不为过。
 
不过宫里还是要个表面和谐的,
有些东西只能在几句言语机锋下面兀自暗涌不停,
血腥与獠牙包裹在蜜糖的外壳下面。
 
 
她一向不太会玩这种复杂的游戏,屡屡会输但是又总是憋不住,就像现在,
阴阳怪气的言语脱口而出。

“哟,纯妃妹妹,来的可真是巧呢——”

“姐姐说笑了,哪有什么巧不巧的,不过是照常请安罢了,哪儿像姐姐这样洒脱,长春宫可一年也见不着几回您呐。”
纯妃温温柔柔地回话,话里话外倒是有点讥讽她不懂礼节的意思,倒是噎了高宁馨一下。

“呵呵呵,这么说来,本宫倒是确实是不如妹妹来的勤快了,既然妹妹这样说了,那这以后,本宫自然也要学妹妹一样,也年年日日地来向皇后娘娘问安了。”

勤快二字被咬在牙齿尖上狠狠地吐出,院里忽地起了无形的硝烟,一方亮出了鲜艳的战旗,另一方的大将却仿佛志不在此,

没有回话, 桂花香气将要错身而过,又忽地停住
 
 
“错过了的东西就是错过了,希望姐姐明白。”
余光中鹅黄色的身影福了个身,没有任何犹豫地朝自己来时那处走去。

“苏静好!!”
高宁馨气愤地转过身,那道背影挺得直直的,坚定的仿佛永远不会弯折。
她竟出了神,皱起的眉头水纹般慢慢平复——

真像啊,当年的自己。

可是时光不复,人也非旧人了。
心底涌起巨大的哀伤,

疲惫从心脏泵出涌向四肢的每一个末梢,

她看着纯妃走进寝宫,心情犹如失意的前辈看着后来的年轻人向着撞得头破血流的地方重重冲去,
突然觉得自己好累,

为什么要搅这一摊浑水呢,她又开始迷茫,心中血淋淋的旧伤被重新撕裂,一边剧痛,一边让她感受到久违的活着的感知,矛盾在身体里冲撞,几乎要搅昏自己,

罢了,

听天吧,不愿再想,终究自己的结果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

心跳快的让人心惊。

富察容音想喝口茶让自己平静下来,结果高宁馨才方踏出屋半步,心便痛的撕裂了似的,手一抖,茶碗便碎了。

“娘娘!——”明玉听声进了门,又被皇后执意的屏退。
 
 
 
她想要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儿,暂时卸下所有的担子,咀嚼消化今日的这些。
 
这一次,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她很清楚。
 
 
她,
亲自,
推开了她的牡丹花。
 
 
到底是为了大清?还是心底的懦弱?
她一样很清楚。

都是自找的。
心中轰隆隆下起了瓢泼的雨,于是双眼也终于藏不住泪水。

富察容音蹲下去拾茶杯的碎片,一颗透明的珠子就从眼角滑下,沿着鼻梁滑到了鼻尖,又被轻描淡写的抹去。

她一已经没有资格任性了,她是大清的皇后。
这担子太重太重,连喘气的空隙都珍贵的像东珠一般。

可她能做什么呢?
嫁与帝王家,这是早该清楚的事,
八年前的,不过是一晌贪欢,一帘幽梦罢了。
 
 
 
 
 
富察容音勉勉强强地收拾好心情,
茶碗被尽数拾进帕中,又舍不得扔,找了个偏僻匣子便放了进去,

“娘娘...纯妃娘娘求见。”明玉抿着小嘴进来禀告,想是怕违了自己刚刚的命令。

小丫头本就不是什么沉稳性子,又耐不住磨,苛责倒是显得自己不解人意了。

“传进来吧。”

轻叹一口气,小丫头迈着匆匆的步子便出去禀告了。
 
 
再进来的便是鹅黄的身影。
未语人先笑,嘴边隐约的酒窝现出来挂在脸上,甜的像身上带的桂花香。

“皇后娘娘吉祥”纯妃福了个身,倒是不十分严谨,富察容音莫名的心情便好了些。

“怎么今日来的这般早,平日不都是过了午才过来说话的吗”

“皇后娘娘这是在嫌弃妹妹喽。”她笑的弯了眼睛。

“静好。”富察容音张了张唇,想了半晌又把话咽回了肚子,
“来的倒是正好,日子也无聊,陪我说说话吧。”

倾诉的话,开不了口,只能烂在肚子里慢慢发酵出又酸又涩的汁液,自己饮尽。

“怎会无聊,今日妹妹可是正好见着长春宫的稀客了。”
一开口便是戳到了最痛的点上,富察容音不自觉的抖了下身子,深吸一口气,嘴唇被紧抿的发白——

小动作悉数被收进眼睛里,
 
 
 
那人果然还是不同的。

她当年因年龄不够便晚入了府,
区区五年,再见时,倾慕许久的人便与高宁馨成了那样狎昵的关系。
那高宁馨不过是个因为脸蛋漂亮些被四王爷看中的使女,更甚至,只是个汉女。

这简直是玷污!
她怎会甘心,嫉妒的火在心底烧的旺盛而蓬勃。
 
 
“静好?你怎么了?”温温柔柔一句话将飘远的思索拉回来。

“没什么,想到些宫里有些杂事要处理。”她随意找了个借口,用笑容掩住强烈起伏的内心。

“过半月便是本宫生辰,我一人又没那许多精力,到时候免不了要麻烦妹妹帮忙,宫里要是有事就先走吧,也省着到时两头忙碌累坏了身子。”

关于高宁馨的话题被轻巧绕过,皇后显然不想继续这场叙话。

“那,臣妾就先告退了,娘娘可要保重身子。”苏静好识眼色的选择告退。

“也就你每日挂念本宫的身子,去吧。”
富察容音笑着站起来,往外送了送她,一如年少时。
 
 
只不过,她对富察的心思,远没年少时那般纯粹了。


评论(11)

热度(69)